网站首页 | 道教新闻 | 道教医药 | 道教养生 | 斋醮科仪 | 文化研究 | 茅山道乐 | 慈善功德 | 道教宫观 | 弟子风采 | 留言中心 | 联系我们
   

上清天心正法

2013-1-29 点击次数:[961]

經名:上清天心正法。南宋鄧有功編撰。七卷。底本出處:《正統遺藏》洞玄部方法類。

上清天心正法序

 

  粵惟浮丘王郭沖感三聖人者,實三清之應化。先示跡于華蓋,極乎江南束西妙高之境,其封號符瑞。翠琰傳之頗明,玆不繁述。作世福祥,大不思議。俯為《太清伏魔經》顯說,正當下元生民甲午之歲也。遇宋崇興大道,淳化五年八月十五日,有肉身大,夜觀山頂之上,有五色寶光衝上霄漢。翌旦尋光起處,即三清虛無瑤壇之上也。遂掘三尺許,得金函一所,開見金板玉篆天心祕式一部,名曰正法。欽哉,正法乃玉帝之心衛,太清之真文,太上之妙法,三洞之靈書,共成四階之經籙。所謂洞玄、洞神、洞真靈寶,出于道德自然之始也。大士者,饒公處士也,名洞天。雖獲祕文,然未識訣目玉格行用之由。復遇神人,指令師于譚先生,名紫霄,授得其道。紫霄又令往見泰山天齊仁聖帝,得盡真妙王,又奏請助以陰兵。大士作天心初祖,號正法功臣日直元君北極驅邪院使。昇天時,以法傳弟子朱監觀,名仲素。仲素次傳游道首,道首次傳通直郎鄒責,鄒責傳本師符法,師名天信,至有功傳于今矣。然華蓋者,是三清應化虛無之境,獨有虛皇靈壇即無道流居止。故時人不知有華蓋之名,今舉經籙大略之由。昔老君周昭王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午時,授關尹道德二經,及太清九丹八天隱文西昇教誠等法。尹付杜真人,真人付小尹真人,此乃道德自然之始也。至漢靈光和二年,太極徐真人於天台山,授太極左仙嗡真人靈寶衆經,是謂洞玄洞神衆籙之祖也。又後漢順帝漢安元年五月一日,老君降鶴嗚山,授張天師二十四階祕籙印等,及於玉局觀授延生斬邪之衛,是惟正一盟威之宗也。伏自周秦漢魏之間,三經雖傳于世而科品未彰。至晋哀興寧二年甲子正月先農日,紫虛元君南嶽夫人,始以上情授東華上佐司命楊真人。彼時,天經寶文並作雲書龍篆八會之體,非世間可得而究識焉。真人別有符文經訣,變作隸書,自此流傳方盛,是為上清之祖也。獨吾正法出于大宋盛時,本山有橋仙觀靈跡,儼然是也。悲夫,不得其人,漸失宗旨。受持在末,濫領條綱,哀法衰微,諦承師訓,親受太上四階經籙祕要符文,豈敢不精思運神,實恐辜負先聖。故將所得妙道重刪,《天心正法》一部,分為上下二卷仍略。今時法師所用符呪,皆是北帝符,別作三卷,名日《北帝符文》。在正法之外,及修三洞四階寶籙祕譜焉。傳教修道之士,其出者籙,度脫舍生,同歸大道矣。鄧有功撰。

上清天心正法卷之一

三光正炁

  三光者,日月星也。日君炁以本,日採炁時,其方取也。存見日輪,光芒如赤火色。月君炁以日,日常加卯,五日兩宮移。如每月初一日,便從卯上起卯,午時正在午上。初二日亦同。初三日午,後退過寅,如午時便從寅上起,卯至巳上見午時,即是太陰在巳。存見月宮,光芒如煖玉銀色。天罡炁天罡星,約離斗柄三丈。餘詩云:月月常加戍,時時見破軍。要知端的處,向背問元因。以月辰過將加戍,未過將加玄,數過取炁時,乃是天罡建破軍之所。向背者,乃陰陽日存想也。陽日,天罡正面行。面如炎火色,身衣紅羅衣,頂上有青黃紅三色炁,口吐火光萬丈。左手結天罡殺鬼印,即局邪訣。右手執寶珠,隨炁收入口中,任意發用存見,火光細如絲霧,燦燦有聲,灌溉其身。陰日,天罡反面行。面如煖玉色,身衣素羅衣,頂出青紅黃三色炁,口吐銀光萬丈,其細如絲,燦燦有聲,左手結印叉腰,右手仗三昧火劍。存畢隨炁收入口中,任意用。依此萬無一失,不可輕泄,戒慎之焉。
  請服太陽炁
 每以日高三丈時,數日辰方,望太陽焚香,心拜九過。默云:臣某上告
日君、太陽帝君、日宮神仙聖眾,願降瑤光真炁,灌注臣身中。
 次掐卯文,默念日君內諱
鬱儀二字九徧。存見真炁畢,即默念日君七殺呪曰:
唵嚩
唎娑訶。
 一徧。鼻引青炁,九次一吞。如此九徧,吞炁九口,訖心拜禮謝而退。
  請服太陰炁
 每以月高三丈時,筭太陰在何方,焚香心拜九過,默云:臣某上告月府太陰皇君、月府神仙聖衆,願降瑤光真炁,降注臣身中。
 次掐酉文默念月君內諱
結璘二字九徧。

 存見真炁畢,即默念月君七縛本身梵呪:

唵嚩明囉嘰囉娑婆薩訶。

 一徧。鼻引白炁,九次一吞。如此九徧,吞炁九口畢,心拜禮謝而退。
  請服天罡炁
 每日高三丈時,筭天是在何處,焚香箔辰文,默念呪曰:
日靈月靈,斗下交并。天罡正炁,來灌我形。出邪入正,永保長生。急急如律令。
 念三徧,存見天罡,心拜九過默念云:臣某上告
天罡大聖破軍星君,願降瑤光真炁,灌注臣身心五臟六腑,三百六十骨節之內,八萬四千毫竅之中,驅逐病炁鬼炁。呪曰:
年灾月厄,日灾時厄,驅邪邪走,驅穢穢亡。衆神扶我,身入魁罡。人歸依,鬼歸降。急急如律令。
 默念一徧,吹左辰文,右劍訣,念天罡正炁呪,曰:
天帝釋章,佩帶天罡,五方凶惡之鬼,何不消亡。飛光一吸,萬鬼伏藏。天罡大聖,殺入鬼心。急急如律令。

 念三徧,引炁三口吞之。再念天罡內諱飛仙二字三徧,取炁三口,再念隱呪曰:
唵吽吽喗噠唎娑訶。
 取炁三口,共九口吞訖。再拜九過,禮謝而退。
 凡法官,若能請三光炁,日夕不怠,千日功成。滋悅顏色,壯體輕身,免諸百病。若終身不倦,漸入仙真功力,難可盡言。若只服得千日,凡遇治病,不用筭取方上存想,但只一念布炁,吹於病身,自然安愈,萬邪降伏,可不敬乎。
  治病行符
 凡救民疾苦,驅邪治病,接投狀僉押訖。次於神將前,檮祝將吏。仍先令本人家備香,等候親去。如是頑祟,須變神步罡。先從本壇發遠罩去,指揮罩定鬼祟。次發神將幾員,帶領精兵,前去收捉。次第方可出門,臨出門時,先於法壇內叩卓三下,雙手玉清訣,念啼字七聲,存諸神吏,都在面前。次第將帶而去,遙望見患人家時便下。近罩指揮訖,左手捉鬼訣,右手劍訣,望北吸炁一口,呪日:
吾呼四聖急捉將,大急。為吾前去,捉下邪鬼,毋令走透。疾疾。
 次發訣,存四神將帶兵前去同捉收邪鬼,連訣吹去?次到本人門首丁立,
掐本訣。默念呪曰:
開天門,
亥文。閉地戶。巳文。留人門,申文。塞鬼路。寅文。橫金梁,豎玉柱。辰至殺。收罡炁,辰文。箔斗訣。斗印。衆神藏,萬鬼滅。急急如律令。
 次剔斗,蓋頭藏身,口念手拾。曰:貪巨祿文廉武破,
于左于右
 雙手天丁訣,
二指掐大指根,大指掐中指偏
 想正一真人在前。次存念:
東方青帝君佩劍立吾左,西方白帝君佩劍立吾右,南方赤帝君佩劍立吾前,北方黑帝君佩劍立吾後。
 復存當院神將吏兵結陣圍繞。如果是強祟精靈拋磚物石,即再加護身法呪曰:

謹請西方明月太子,遂差五伯鐵大摻賢,都在我邊。吾奉北帝敕,急急疾疾。
 次西面,存明月太子侍從,五百白衣道人,頭戴鐵冠,手把劍。念呪三徧,取炁三口,吹於左右。次念呪:
北斗之神,蓋護我身。急急如律令敕攝。
 再存北斗蓋頭上,則百邪不敢犯。
 次入病人家,左殺右劍,叩門三下,指揮門神,不得縱容鬼祟走透。速速疾疾。次病人房門,令本人置香茶訖,變神步罡,入斗歪中藏身。默告召將指揮勒令,喚召土地捉祟,燒符熏患身。或不燒符,隨意指揮捉祟訖。法官吸患人炁一口,卻更取水一口,噀病人身,左局邪訣,於脇下右劍訣。令患人閉目,香熏其手喝去。男祟左戰,女祟右戰,是鬼則戰。吾奉上帝敕,如此行持,有祟自然捉縛送出也。須備符水之屬,給與吞服。次為念咒淨身訖,法官閉目,三度左右雷局,念都天大雷公呪一褊。吸東南方紅赤雷炁,一口吹去,存為五雷電光閃雷。用兩雷局打去,存霹靂打破病人家,化為神仙宅宇,金階玉殿,人皆化為神仙。方可離本人家,去感應,桴鼓祕之。

 

上清天心正法卷之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清天心正法卷之二

 

鍊化大變神法

 凡法官行持歲月未深,安得神人契合?須得鍊化變神之道,如得狀威。

 大抵行法之人,只能兩訣變神,而勿能內鍊大變。今特傳之於後,依斯行之,萬不失一。凡法官欲行持,須香上度手,過左卯右劍,念淨天地呪三遍,吸東炁一吹身,令清淨。次存本身如枯樹。次左午文,右斗訣。
 叉腰將左午文,引心火,自心前燒至頂門。吸南炁同吹於左,存火燒身,光明瑩潔。左手結印,右手子文,自腎官引黃河水,自下引上,澆灌一身。吸北方水炁一口,吹於右,存灰燼蕩盡。只存一真之炁,瑩若明珠,漸漸增長,兩手斗印,念變神大呪:
吾非凡身,頭如黑雲,髮如亂星,左目如日,右目如月,鼻如火鈴,耳如金鐘,上唇雨師,下層風伯?牙如劍樹,十指如鈎。功曹救吾左脇,岷山君敕吾右脇。盧山君救吾左足,左雷將軍救吾右足。右雷將軍敕吾脊骨,太山三十六禽二十八宿,並應吾身。急急如律令。

 念呢三徧,吸北炁一口,雙手斗訣,自心前移上,拂過額。上撒開斗,印剔於左右,存自身漸成嬰兒狀,有紅光一團圍遶,如坐車輪中。如去長大,即再以雙手斗印,自胸前移三 步,上念呪曰:
敕北帝保輪,欽北帝寶輪。
 念三徧 ,兩手斗印劈開面,拍破光暈,自身存為天師,或天蓬真武任意。其紅暈化作毫光,罩覆其身。
 畢叩齒如法,任意設施。次步。

步罡行持
 凡步罡之法,貴在存念。古人所謂:腳步不如手步,手步不如心步。故要思想逐星真炁,及逐星光芒。前後存念得真,如得斗真降鑒法官。所以在魁呈之內行持,萬鬼萬神無不欽伏。故使神將聽吾令,鬼神依吾官。萬一不存真炁,不藏三魂,謂之空尸步罡。非為法令不行抑亦及貽踐踏之咎切宜審之。若步罡時,須雙斗印,叉腰念藏魂呪曰:

三魂童子,七魄將軍,隨吾罡步,願過天關,毋令誤為。急急如律令。

 念三褊,兩手斗印,存三魂插入脇下。再念呪曰:

吾受天師心寶印,受佩自然,出幽冥上徹洞天。吾行禹步,得道升仙。急急如律令。

 念三褊,再以兩手斗印,插入脇下,藏三魂訖。法官存祖師,在前作法。
北極紫微大帝乘紫雲,帶領天蓬以下三十六員大將軍,勇猛作法,乘駕紫雲,覆蓋法身。
 存念當處里社兵馬,各圍繞法身。
 次左玉文,右劍訣,叉腰步罡,先步三台罡。念呪曰:

上台一黃,黃炁。去卻不祥。中台二白,白炁。護身鎮宅。下台三青,青炁。治病除精。台星到處,大賜威靈。治病去禍,回死作生。天符到處,永斷妖精。降臨真炁,威靈奉行。急急如律令。

 次步七星罡,念呪曰

北斗靈靈,斗柄前星。貪狼操惡,黑炁。食鬼吞精。巨門垣赫,黑炁。照耀登明。祿存奔霧,青炁。統領天兵。霞衝文曲,青炁。光徹廉貞。青炁。威靈武曲,赤炁。真人輔星。青紅炁。天罡大聖,破軍尊星。火炁。四天閉塞,濁炁奔行。掌持鉞斧,手把天丁。威南一吸,膽破心傾。靈君巡驗,聽察尋聲。九州社令,一一呼名。誅除凶惡,護罪非輕。凶惡者死,慈善者生。斷頭折足,杵碎身形。鬼妖蕩盡,人道安寧。治病除禍,符到奉行。急急如律令。
  又呪曰:
五是天目與天相,逐睛如雷電。光懼八極,洞徹表裹,無物不伏。急急如律令。
 
呪畢,即次第默奏訖。叩齒三通,任意行事。

 右法陰陽二斗俱步,至罡星剔出了。

 未可便旋身退丁,且須立定。祝云:

日宮太陽帝君,月府太陰皇君,北斗九皇帝君,三台華蓋星君,斗中神仙諸靈官。伏望上真曲垂洪造,伏願降下瑤光真炁,灌注臣身心五臟之內。令臣覷邪邪崩,覷鬼鬼滅。見令行持,即獲感通六斗俱同。急急如律令。

 取三光炁,合三口吞下,却旋身退丁,歸斗口。立念斗口呪,就朝天門默奏了。欲出罡,念迎罡出斗呪曰:

五行相催,罡劍持威。六甲輔我,三台辟非。天回地轉,陰陽闢開。長生度世,日月同輝。急急如律令。
 右念至天回地轉一句,便轉身出斗。
 雙手用結兩斗印,挑起斗罡,罩定自身上。恐人穢踏也,切宜戒之。

遠罩法

上張天羅捉山魈,下布地網捉鬼賊。四方八面,排兵布陣。收捉邪鬼,不敢走透。須要捉來,不得有違。疾疾吾奉上帝敕。

 念三褊,兩手相叉,吸北炁一口,如撒網勢,存想神將罩定。又法名黑風普天大罩,雙手殺文,取北熙吹之。
法靈靈動天地,驅雷電,役吏兵,移山嶽,罩鬼神。吾行正法,救度天民疾苦。使汝上天,與吾徑上天堂。吾使汝人水,與吾徑入水宮。周褊乾坤之內,上應六合之中。須管緝捉為禍之鬼,攝附壇前,考問通名。疾速如律令。
 左手都監訣,右劍訣,吸天門炁三口,念呪三遍,遙望其方吹去。存北方黑熙氤氳,普天罩之。再吸一口罡熙吹去,再喝云:
神將牢固罩定鬼神。急疾。

 

法名火罩
天上行軍,地下行軍,水府·行軍,本院行軍。左右羅列,周褊圍币,內外密切,不得透漏,疾速火罩。急急奉北帝敕。
 雙手午文,念呪一遍。先吸北方炁一口,次吸南方炁一口。連訣吹去。

 想天羅地網炎,炎火衝空,密切罩定。如此行持三呪,三炁三吹,即喝云:

南方火輸大將,速駕火車萬陣,與吾罩定鬼神。速疾。

 

近罩法
天羅時張,密布四方,鬼無逃形。神將速下,罩定鬼神。疾。
 雙手相叉,又念呪三遍,吸北炁三口,連訣拋去。存想如網勢,存見鐵罩,罩定本人家。喝云:
神將牢固,罩定鬼神。外勿令入,內勿令出。須管四方八面,排兵布陣守圍。疾疾。

 

總真大呪法
天心正法,輔正除邪。扶危立困,度死濟生。解厄救難,為國為民。祈恩謝過,請雨致雷,求晴止水。統攝三界,邪魔歸正。賞善罰惡,錄功紏過。追召驅遣,捉縛枷拷,去留抉斷。行住坐卧,口述心印。急急如律令。
玉清靈寶,總真內院。三景三輔,千變萬化。無礙無極,至神至聖。集炁會神,通幽達冥。無上玄妙,至聖至靈,役使萬神。急急如律令。

 

總召通因呪

虛混瞑津,海活生明。子文。煥輝炳燜,偉煌煓午文。青帝會神,印文。白帝居右,酉文。赤帝養炁,午文。黑帝通血,子文。黃帝中主。中中。一五三變,散之萬有。自中而下,至子至午。午至酉卯;卯至酉,酉至午,午至子。歷丑寅卯,卯辰巳午,下來押歸。中子丑,剔上午,歸玉訣。回風合靈,寂然感通。為真為應,惡逆難萌。四指掐大指中。靜治而治,以法召神,玉訣。以神召炁。斗訣中指。凝之自然,周流天地。天心有命,萬神則聽。請召其神,或將帥。不疾而疾,速至禁壇。急急如天心帝君敕。
 念呪畢,存吸天心炁,金光色。默吸炁連,所召神存至,吹在壇中。上清天心有三十六員大將統軍,大將二員;部兵一萬二千員。報應顯化,真誠感通。

 

催神將降呪
天神歸,地神寂。急急如律令。

  又呪曰:

天員四將,輔正靈神。遵奉帝敕,驅捉鬼神。急急如律令。

 右法並玉文,西北炁及天心炁,吹吸如前。

 

通天寶光符

  呪曰:

佐天行化,助國救民。治病除邪,立便安寧。延生度厄,普及一切。急急如律令。

 

統軍二員
統軍:
  通天寶光大將軍雷令,
  役使通目大將軍朱

   副帥三十六員
副帥:

  都天捉鬼大將陳

  雲路追捉大將孫

  天司檢會大將王和

  飛天捷疾大將許

  驅遣精邪大將趙
  天醫治病大將周

  斷除瘧痢大將趙

  解禳睨誓大將王
國賢
  保護患人大將由
夔舉
  直日捉邪大將元
廷臣
  治驚安魄大將馮
祥夫
  驅邪遣祟大將馬
少信
  降魔誠毒大將卜

  解禳神煞大將倪
天孫
  收邪攝毒大將向

  除邪蕩穢大將黃
.
  拘魂制魄大將褚

  追魂攝魄大將衛
進夫
  治癆爍毒大將留

  解諸厭穢大將趙
平,
  超神續命大將徐純臣
  消灾散禍大將王

  解除惡醜大將徐
國器

  攝邪解毒大將方尚文

  解除伏連大將符

  收毒攝邪大將竇延年

  解除塚訟大將高

  珍滅凶妖大將李
  斬邪滅郭大將馬
堯臣
  除邪治病大將刁
漢臣
  安慰六神大將朱

  中界檢會大將溫

  地界檢會大將許

  諸司檢會大將單

  三界告禳大將豐
慶年
  解厄救難大將王

 已上三十六員天將,並氈冠大袖,朱履長裙。凡遇行持,任意呼召。掐志心訣,天心大呪,感應玄通。不請,妄傳非人無德之士。已奏名金闕者,許容傳度斯法,須令誓盟,然後而付焉。

 

上清天心正法卷之二竟

上清天心正法卷之三
 
正法三符
 
凡書符,先齋心定慮,行神布炁。存雷火燒身,變神為天師。頭頂朱雀,足踏八卦靈龜,左有青龍,右有白虎。左右有捧印童子,青衣朱裙。
 前有直符按劍,後有虎賁軍伍,各執 鉞斧侍衛。存訖。次存度師在前,祖師在後,帶領天蓬,下三十六員大 將侍衛。書符默奏上帝,啟白符中將吏。禱祝書符因依畢,次用印訣,勾六丁六甲功曹將吏等,侍衛前後,就念呪曰:
六甲陽神,來侍吾左,侍衛書符。六丁陰神,來侍吾右,侍衛書符。四直功曹,來侍吾前,侍衛書符。急急如律令。
 存諸神既集,怒目視朱盞,呪曰:
陽精朗耀,陰鬼當衰。神朱赫赫,元露太微。七炁成灰,五炁成台。百邪皆滅,萬鬼皆摧。急急如律令。
 吸罡炁吹朱盞中,次更執朱於香上度過,念後呪。或執筆,起卓三下,香上度薰。存為神劍,鋒芒赫奕。
 即念勅筆都呪:
太陽俱照,陰鬼當衰。神朱耀目,九霞太微。我令所使,萬鬼俱摧。七炁成火,三炁成台。二星俱照,符到速追。筆為神劍,墨為戈戟。筆法治病,萬鬼伏匿。急急如律令。
 吸罡吹朱中,次執墨於香上度過。
 呪曰:
神墨靈靈,月中真精。書符禁鬼,邪魔滅形。病人帶吞,永保安寧。急急如律令。
 取罡炁吹墨上,次執筆三卓,香上度過。呪曰:
筆為利刀,墨為百藥。邪精斷卻,百魅摧落。神筆靈靈,書符遣精。召官官到,召吏吏行。指人人生,指鬼鬼滅。付吾魁罡之下,入地萬丈,無動無作。急急如律令。
神墨靈靈,改死注生。神筆一啟,萬鬼滅形。急急如上帝律令。
 右呪朱墨筆訖,次左手斗訣,擎硯水香上度過。呪曰:
四明開朗,天地為常。三光神水,辟除不祥。雙星守鎮,七靈通光。書符煞鬼,伏吾魁罡。邪鬼賓伏,萬炁混康。太上老君,教我煞鬼,與吾神方。上呼玉女,收攝不祥。登仙契道,佩帶印章。急急如上帝敕。
 次左手握紫微印,右手執墨,自身為天師。右手磨墨四十九轉,左轉四十二轉。十二辰,二十八宿,日月二嚁。右轉七轉。至。兩次各吸陰陽斗炁,吹入硯中。次執筆香上度過,再念天帝釋章呪,取罡炁入筆書符。
  三光正炁符
 把筆呪左斗印,右執筆。上元天官斬神,中元地官斬鬼,下元水官斬精。取天門炁一口,吹筆卓三下。
  呪曰:
仰告天罡大聖,北斗尊星,太陽日君,太陰月君。誅滅凶惡,滅跡除形。魔王懼畏,膽碎心傾。救民疾苦,大賜威靈。治病去禍,回死作生。天符到處,永斷妖精。降臨真炁,聖威奉行。急急如上帝律令敕。
 取三光熙吹符中,絡斗訣,面太陽。
 呪曰:
日出東方,赤阿堂堂。某人服符,符衛四方。神符入腹,搜胃蕩腸。百病除愈,骨體康強。千鬼萬神,無有敢當。知符為神,知道為真。急急如律令攝。
  發符呪
乾元亨利貞,萬邪不干正。風伯雨師,四直功曹,五雷使者,托符奉行。功曹三人,使者三人,隨吾神符,與吾治事,卓劍相待。急急如律令。
  遣將符呪
  雙手雷局,吸東炁發去。
天雷隱隱,龍虎交橫。日月羅列,照我分明。今日功曹,主將吏兵,執符而行。急急如律令。
  圓符吞符呪
今日太陽,符服吾神。符落西方,病得安康。神符入腹,疾除百殃。五藏之中,鬼炁消亡。急急如律令。

 
玄武黑煞符
 凡書符變神,為北方黑帝,太微六甲,五炁玄武,元天翊聖大將軍。身長百尺,散髮丁立,腳踏五炁靈龜,又名騰蛇,八卦靈龜。手結伏魔印,即真武印。
 眼出電光,按劍而立。化硯為龍蛇,墨為戈戰,筆為七星寶劍。然後呪敕朱墨筆,磨墨如前畢,卻書符。
  呪曰:
玄武符使,大逞威靈。救民疾苦,斷絕妖精。收捉凶禍,破滅真形。三魂附體,七魄安寧。護身去病,永保長生。衆神凜凜,敕到奉行。急急如上帝律令敕。
天罡符
  書此符,用上告天罡大聖呪之。
  呪曰:
仰告天罡大聖,北斗尊星,太陽日君,太陰月君。誅滅凶惡,滅跡除形。魔王懼畏,膽碎心傾。救民病苦,大賜威靈。治病去禍,回死作生。天符到處,永斷妖精。降臨真炁,聖威奉行。急急如上帝敕。
 存取天罡上天節度使真炁,吹之發筆,挑上鬼字寫在內。

 
敕字符形
煞字符形
 
鬼字符形
 
火鈴驍將飛捷符
 
太一奔星捉邪符
 右此二符欲書時,先望天罡在何方。
 並用黃絹,陰日墨書,陽日朱書。步七星罡,取天罡炁,左手紫微印,右手執筆。呪曰:
天罡七星,三天神兵,翻地天兵,三天大魔王,玉清侍衛飛符使,從天降下,從吾太上真筆。今日今時,隨此神將,赴某處追捉鬼祟。今日直符功曹,北帝斬鬼吏兵等,侍吾左右。
 及出引一道同去。子執符訖後,天門上步罡,指地戶到天罡,復身再入魁。一燒符為灰,叩齒七通。又念前呪,左手握符灰,右手仗劍,倒移三步至罡,立喝云:符使功曹速往某處。此法可達天門、五嶽、四瀆江河,無所不通。可用丈二絹書,常用不必也。大邪須用,急作不須住滯。
 以炁一吹,以劍一指,往何處方止。然後以水一噀之,大驗。無衛可加此為首,慎勿輕泄。
 
撼山符
 
大鎖龍符
 右已上法取炁,當月建上步斗然,看天罡所在。取炁閉息,返炁逆行,舌柱上腭。左手手中指中,不得離斗口上書符。凡掐訣日,陰呪曰:
行太上三淨無極大道法主某,謹召地官水宮,俵道使河侯山祁。汝處某事,吾謹敕。
 此符,閑逐三江,遂流五海地界水界中。或有妖怪,潛越水府。不時作興,下民殘害。吾使丁亥、丁丑、甲戌、甲申神將,統翻地天兵,隨此神符,一下乃定。一依吾指揮,次叩齒二十四過。下筆便書,如撼山。當用緋絹一丈二尺,書將於某山上,當山嶽振動,鬼神奔走。如鎖龍神怪異,以鐵牌長一尺二寸,書鎖龍符。安岸上,則物不得過。投入湖潭,龍怪衝符者死。此二符威禁至重,其文字並無散形及聚形。今得之異人傳授,切不可妄用也。
 
上清變神符
 右符步斗罡,先自本命上起。變神為上清法師,再於斗口內返步至罡。
 白絹一尺二寸,朱筆一管。再取罡炁,存吸吹筆上。捻中指第一節,烈火焚香。念呪曰:
奉請三天門下三師及獄吏,九天大統兵太一真官,日月真境平天大魔王,天丁力士,六甲布陣使,五雷君,雲中飛待捷疾使。速速急急,從天降下,自地湧出。張天羅,布地網,炎雷火車,馘滅鬼精。當現吾前,令無住滯。急急如上帝律令。
 書符時,先呪三徧。發符時,一徧。
 符與火鈴飛捷,一法通用。

 
上清照鬼滅形陽符
 
上清照鬼滅形陰符
 右二符將,不論陰陽。假令甲子為陽符使,乙丑為陰符使,可滅萬邪,仍依步斗帶罡。陽日朱書,陰日墨書。陽日取日君炁,陰日取月君炁,吹之呪曰:
天道張張,使陰馳陽,直符赴吾斗罡。玉符一著,萬鬼潜藏。急急如律令。
 發符,陽日日君咀,陰日月君呪。陽日君訣, 陰日君訣,各一徧。灌注符,使驅逐鬼炁邪精。符貼鏡面上照之,鬼悉滅形矣。

 
上清倒海致雨符
 右符欲畫玫雨符,聞奏及九江水帝側近河源泉穴。若天時有雨,則自有陰靈報應。若天時無雨,則指射河源潭洞之類,別具事由。飛奏祖師上清大帝、玉皇上帝,伏乞敕旨,指揮某處河源官史,伺侯將符,立便興風作雨,散某處封部,取幾尺為足。伏乞允臣祈奏,仍申天地水三官,牒雲雷雨部天丁力士行雨,龍王風伯雨師具述奏聞。兼劄付指射有水處分明,開坐伺候。投符證驗,立便施行。仍須建立道場,限三日五日排備。聞奏了,當放人退後。取硃砂一兩,隨研細。淨筆一管。鐵牌一片,長一尺二寸,闊四寸。依法步呈,取黑了。返斗倒行,立月建,下筆便書,不得添喊。書訖,黃絹封之,用都天大法主印之,書本位全銜,押字不書,名方別寫引一道。格天丁訣,念變神呢訖,勾天丁力士來。吾為某處湖澤,逐旋指射令下雨。今差汝隨符,投落某處,立便計會行部。從某月某日某時,大需甘雨,不得注滯。書訖面瀆指揮,罷便落水。莫不雷雨,應時甘需。其行遣,不得差互其文字,並用都天大法主印之。祕密依式,行持自然,感應隨聲。
上清大禁縛龍符
右此符用木板,或鐵板,長一尺二寸。亦先變神,召符中官君、直符三官,具陳某事。安排朱砂淨筆,立在天門。望斗步,返倒兩次,入斗口中。下筆便書,仍須閉熙至訖。分付與天丁力士,絡天丁訣勾。具述某事,江河湖潭之內,勾當某事。或驅或縛,發符了。便奏祖師上清大帝、昊天玉皇上帝。依臣所行,須奏狀,開拆分明,不得錯誤。就便劇付所行遣河海官吏,及牒九江水帝。具說事體訖,再步呈,呼天丁捧文字發符,彈卻訣目。如投符,須投下時,令去人急走,恐雷聲水泛而驚人也。此乃上帝責罰龍神之符,勿輕用,祕之祕之。
右此九符,乃上清無極隱文。祕旨深奧,不傳於世。自後漢以來,亦有年代相受,出世已久。昔太上授張天師,始為初傳,故興此一教。方有天師之佐,大驅無比,入蜀戰鬼,不侯天符,擅興風雨,是此符也。故恐後母,得之妄行,因得上帝之責。故選出別立一家之名,號為骨髓靈文。
然受衍以來,世莫能知。吾雖明其旨趣,不敢以為隱落。故用解釋精微,剪其浮淺。凡用此符,但看逐件說文,合與不合。行遣開奏,須.依次第。明識符吏神將形儀訣目,方可呼召。久而行之,目前可見矣。今具符使形儀服飾于後。
已上九符訣目作用,及後面議論奧文,並無一字外來添撰。並係三十代天師虛靜先生親編,斯文實為緊要,威禁至重也。

 
識九符符使
飛捷符使,頂冠,騎龍,仗劍,著金甲徘衣。可使入病家,驅遣鬼禍,除去仗屍故熙。
捉邪符使,披髮,仗劍,著黑衣金甲。可入水府泉源,遣禍逐鬼。若貼人本命上,則夜間捉人精神也。 撼山符使,四目八手,騎炁龍,乘火 雲,從官兵吏三千人。可使穿地,撼震五嶽泰山,風雨摧折。舊禁此符。鎖龍符使,三日,披髮,銀甲,乘金翅馬、朱雀炁。可使斷水妖,伏墊龍魚。凡沉符使不得過界,不敢衝犯。捉鬼符使,披髮,帶金甲,目有火光,手持斷邪劍,乘火雲,走如雷。可使搜鬼神,銅石山精,莫不碎裂。陽符符使,帶幞頭,著繡衣,仗劍。隨符魄兵使等,斷諸驚魘鬼魅,立盡消除。陰符符使,戴幞頭,執劍,著绣衣。乘符魂隨逐吏兵,驅斷鬼怪,莫不盡滅。
  識法中列聖形儀
 三台形儀。身各長百尺,著紫羅衣,道裝,執玉圭,朱履。上台頂出黃炁,中台頂出白炁,下台頂出青炁。寫三台時,逐星落筆,取炁灌注筆中。
 七星形儀。貪狼、巨門二星,各頂出黑炁。祿存、文曲、廉貞三星,各頂出青炁。武曲,頂出赤熙。六星各道裝,著紫羅衣,執碧玉圭,身長百尺。破軍星君,上帝封為婆羅王,乃七元之領袖也。身長千尺,左手叉腰,右手仗七星寶劍,跌足丁立,著紫羅衣,回頭頂出火色毫光之炁。輔星頂出赤炁,身長十丈,展腳幞頭,著緋衣,秉笏。
 天丁力士形儀。此神能與四將,同共通斗,祕用,在雜法中。天丁力士,姓勾,名民子。著緋衣大袖,弁冠,執戟,專掌印,其餘入瘟家。
 嶽將形儀。東嶽差來神將二員,著皂绣衣,展腳幞頭,緋抹額,帶劍而立,形儀勇猛。十二功曹,直日直時,并支干將形儀,並帶劍,本日服朱履,仗劍,頂冠,形儀隨本日所屬。六丁六甲使者,並頂冠,金甲,仗劍。倒海縛龍二符中天丁形儀,與勾力士不同。頂冠,紫服,束帶,按劍,朱履。三界直符形儀,並力士冠,紫服,束帶,按劍,朱履。直壇土地形儀,身長三尺三寸,裹幞頭,著白帔,秉笏。
  日君太陽捉祟報應符
 把筆呪左斗印,右把筆,呪曰:
太陽帝君,上帝敕行,急急收鬼,赴魁罡之下,入地萬丈受死。急急奉酆都大帝律令。北炁吹筆。
 退祟云離身,附體云附身。
  呪曰:
七煞太陽,日耀太陽,南斗大將,北斗魁罡。大力蓬頭,捉鬼付罡。上張天羅,下布地網。敢有不順,收付魁罡。急急如律令。
  又呪曰:
元始敕差,收捉邪祟大力蓬頭力士攝。
  遣呪:
謹請日遊神將鄧化吾,今差汝。急急如律令。
  又呪曰:
太陽神,太陽君,奉命敕,急速行。急急如律令。
 右符並用左手斗印,右手執符,香上度過。吸天門炁吹之,其驗也。

 
三官薰邪報應符
  呪曰:
金輪風急,天地通赤。內有三烏,飛騰赫奕。燒鬼為灰,鍊鬼為汁。焚燒鬼神,精邪伏匿。謹遣斬鬼瀝血神將章日明縛鬼傳送將李仲信,一依三官元降天令,為吾前去治病逐邪,仍希疾速報應。急急如律令。
 左拾午文,右執符念呪。吸南炁,吹於符中。

 
三元六甲薰邪符
  遣呪
謹請南方火將劉志、劉嚴二大將軍,火速前去某患身,搜攝所染下邪不正鬼賊。邪祟妖精傷亡,赴吾符下死。急急如南方火德帝君律令敕。
 
丁將軍捉祟雷符
 此符如有祟,用熨斗盛火燒符,薰於鼻口中,并用米醋、降真湯吞下亦妙。欲要用此符,可於六丁六甲日,奏請神像,目常視天色。其神將三目,黃金甲,紅抹額,面似棗色,頭上鐵樸頭,左手執索,紅袍,抹綠靴,右手執火刀。此法申天樞院,并雷印印,用都天大法主印亦可。

 
祖法陰符
  呪曰:
陰獄陰界,水界人界。斷頭截足,不正無道。鬼神準此符令,不得動作。急急如律令
祖法陽符
  呪曰:
陽獄陽界,天界空界。斷頭截足,不正無道。鬼神準此符令,不得動作。急急如律令。
龍虎符
  呪曰:
麒麟甲戌將軍,為吾傳符,收捉患人身中邪祟,赴魁罡之下,立待報應。急急如律令。
  遣呪
四靈三昧大將軍,下遊世界,收捉妖精,大速縛鬼,按令而行。急急如律令。
  催呪
北方無極將軍,巡遊世界,擒捉邪精。急急如上帝律令敕。
三五正法符
九獄符
玉皇上帝敕字符
  玉皇訣,取天門炁。
太上催生符
 凡書符催生,先念淨天地呢、淨身呪。次默告北斗,及九天監生大神、九天衛房聖母、九天托生童子,一一存如目見了。默告書符因依訖,吸炁吹自身,化為監生神,頂力士冠,金甲,全帔,皂覆,卓劍而立。次第用左手二指掐大指根,大指掐中指節,四指五指掐掌心,行三步,吸罡炁,吹筆了,閉炁書之。不得令婦女見,與請符人。看他何手接便知,男左女右。
催生雷符
  敕催生符呪
咄吒。天有四時,地有五行。六甲陰陽,若男若女。正屬文星,日月已足,毛髮已生,速把符出,不得久停。皇天有令,子隨母命,速把符出,莫損母命。急急如律令軟。
  圓符呪
大聖北斗七元君,能解產生厄。一炁七褊圓符,吸北斗炁吹入。
 

上清天心正法卷之三竟

上清天心正法卷之四
 
治伏癲邪
 
 凡治伏癲邪狂走,不知人事,赤身露體,狂言不定。經人制伏不下,先令息人家具狀投壇。書判訖,法官先下遠罩,一一叮嚀了。次備本人所患情由,具申嶽府,備牒城隍。書寫文字,務在祕密。差神將監臨,於靖室書之,不可令人見。各乞選差將兵,前往監逐。某住址山林社廟,家先司命,五道土地,內外所事等神,立定時候,勒令盡抵,四散緝捉。息人家,應有為禍三界邪祟鬼神,牢固拘管,伺侯當院到來。別有指揮,即不得妄信偏辭故說。侵害皇民等事,務在的實。法官於次日,或當日到患人家,不叉帶劍。次淨身變神,步三台七星罡,至斗口,清淨身心,默朝上帝,奏遣前件。因依帶領諸大聖眾法部合屬官將,次第將帶,出門而去,勿得返顧。在途中可持天蓬呪,不以褊數。相將及彼,次下近罩。指揮神將,牢固拘管,收捉邪祟,云某事訖休。行持有如治病,行持中同至門前。指揮行持訖,即左手斗印,右手卓門三下,便下閉門法呪曰:
太上塞門邪鬼攝,一切冤魂自消滅。急急如太上律令。
 入門左手結山字印,吸北炁一口吹了。存想四大神將,掇山閉門。便指揮云:某左門神,右門尉,五道等神,牢固閉門,不得縱令鬼祟走透。如違,汝等例行坐罪疾。法官入門內,下鎖門法呪曰:
天煞地煞戶門煞,一切邪祟煞。吾奉敕指揮門神,不得放出邪祟煞,須收下。急急如律令。
 雙手掐大煞文,或鎖印。凡用入門,先左手撩左腳衣,右胸踏門限三下,念鎖門呪。卻放衣,望子午斗,向門外三吸北炁吹之,存想鎖定。次令本人,家廳上安排神將,置辦新鮮果子、香燈、茶湯、錢馬供養訖。次法官變神,步罡呼召將帥。念逐,院神將本身祕呪,各各存見形儀,指揮云:某訖。次令放病人出,次法官左局邪訣,右劍訣。或右手持天蓬尺亦好,不離罡步內。次念降伏刀劍呪,左手斗印,右金刀訣,念呪:
乾元盧中亨,日月與吾明。刀刃隨吾落,不得損吾身。吾奉九天律令敕。
  念畢喝云:
神將疾速與吾拽出為禍鬼神,到來疾疾。
 如癲狂息人走出,法官以局邪訣一指,即喝云:
四直天罡神將,疾速縛起手。疾。
 次用捉縛枷栲四呪訣,如不伏通吐,用紙丸子問祟法,又名天罡烈腦符。
 天罡神王,披紫服,帶金冠。神罡神王,披徘服,帶金冠。用絳紙二片,上寫二神王。寫時存二神王,取罡炁吹筆上,書了作九子,用香爐上燒,薰病人,鼻自通說矣。如未肯服,即用大神燒鬼法呪曰:
大聖逆火,流逆南方。火官火燒,邪鬼滅亡。急急如律令。
 取太陽炁吹筆上,寫火字一箇圓了。放病人身鼻內,再念前呪,取太陽炁一口,吹患人頂上,用火燒丸子,燒之疾愈。如此拷治,無不欽伏。次量輕重合作,如何行遣。
  發遣鬼祟離體法呪曰:
天罡大聖,正炁流通。人身安吉,邪鬼滅形。天罡正炁,萬邪離身。急急如太上帝君律令敕。
 左手掐天罡訣,右手執水盂,念呪三徧。面朝天罡,取炁三口,吹水內,噀息人,及令患人服之,即惺惺也。次喝云:鬼魂離體疾。次給符水,與之吞服。次為淨身。次差將立壇于本人家,令香燈供養不絕,直待患人平復訖‘。祭犒本院將兵等,一一了當,即出給公文,發兵回壇。
 如治癲邪,恐將刀刃傷法師。入此後一段,如尋常不鈴用法官丁立。呪曰:
謹請乾元盧中亨,日月與吾明。刀刃隨吾落,不要損吾身。吾奉九天律令敕。
 取罡炁吹左右肩上,次大指掐玄文念:
救欽輸寶帝,如遇狂邪附人,手持刀刃不可。
 近者左手斗印,右手金刀訣,呪曰:
乾元盧中亨,日月與吾明。刀刃隨吾落,不要損吾身。吾奉九天律令敕。
 取罡炁,望病人手吹之。以右手金刀訣斫之,其刀自落。

 
布炁治疼痛
 法官丁立,左斗印,右劍訣,並指痛處。先令患人咳嗽,一聲吸來,左卯文上拾定,歸脇下為鬼井,念呪三徧,取正北炁三口,吹痛處。疾疾。

 
布罡炁黑治頭疼法
 凡治頭疼,用兩斗印捺定太陽穴,念天罡正呪三徧,吸罡炁三口,吹於頭上,令息人咳嗽三聲,吸去痛炁三口,吹於地上,用腳踏定。如此行持,至第三口炁,逐一手退去斗訣,先右手,次左手,便問有痛無痛。如欲退一半,止將劍訣正中一裂不念呪,先退一手。次念吹去一邊,却撮去一邊痛,其先退手者甚痛,切宜祕之。

 
治癤毒法
 凡治癤毒,先就紅腫處寫敕字,取罡炁吹痛處。呪曰:
敕敕斬無毒,大力攝依,其滅大疼痛。急急攝。
 左手斗印,右手執筆,於痛處念呪,至敕字成,取呈炁,連訣吹痛處。
 再掐斗印,念此呪,就敕字上轉,呪盡筆歇,再發斗印,取罡炁吹之。

 左手雷局訣,寫成雷字,念呪書成,取雷炁連訣吹痛處。
 再拾雷訣,就雷字上轉念呪,呪盡筆歇,取雷炁連訣吹之痛處。
蝎蜈蚣符
 天罡大聖直上出,取罡炁吹之即愈也。
諸般蟲物所傷腫毒
 取北熙吹於痛處,書盡呪盡,如此九徧,圈之成符,以醋糊撻貼痛處。
呪棗治萬病
日三砂攝,月三砂攝。謹請神將牛巨通攝,謹請玉皇上帝降火龍攝。
 右法午文南炁,念呪七徧,取炁七口吹棗上。

 
呪棗治瘧
天罡,日月降靈。入吾棗內,去除瘧疾,蕩除妖塵。急急如太上老君律令攝。
 左斗印藏棗,念呪七徧,取炁七口吹棗上。
 
治溫斷疫
  如是天瘟,即與和解。如是鬼瘟,即與驅之。
 凡治瘟疫,先看詳審訂。或一境一鄉一社中人患瘟。或不侯人投狀,或有人投狀可詳細具錄事由,飛奏三清祖師玉帝,申東嶽,牒城隍,與患人首罪。或只牒當境社祠,及猛烈廟神驅遣。次發劄子付行瘟畢主,速令退病。次第躬親前往,却依治癲邪、伏山魈格式,變神步罡,默奏上帝陳上件因依訖。次拾變神訣,依式內變,鍊為北帝,以左手掐玉皇訣,念呪曰:
唵吽吽,衆神稽首,邪魔皈正。敢有逆者,化作微塵。急急如上帝敕。
 右法師,次掐變神訣,復為北帝,謝恩。執玉皇敕,帶六丁六甲力士、風伯雨師、五雷使者,從天道上,仍舊乘雲回驅邪院。法官再步罡,呼召諸院將兵,一一皆至,叮嚀上件因依訖。次右手輪五雷局,呪曰:
一轉六神藏,卯。二轉四煞沒,寅。三轉動魁罡,丑。四轉雷火騰,中中。五轉霹靂發,未。六轉山鬼死,四指中。七轉收攝一切無道。斬頭折足,凶惡之鬼,赴吾魁罡之下受死,不得動作。急急如上帝律令敕。
 掐子文,成雷局。法官左手雷局發罩,插雷局於脇下,右手執劍而行,不須遠,近罩閉鎖門等法。次至患人門首,令預備香燈酒果,神將功德等。於廳首,法官變神,步豁落斗罡罩身,再三台七星罡,呼召將帥指揮。因依令,唤上行病鬼王,諦聽告言。次獻茶酒訖,法官左雷局,右仗劍誓曰:當職昨膺仙誥,受命玉清。行天心之正法,掌北帝之靈文。佩寶印統將兵,奉天符治妖孽。誓願代天理物,佐國安民,今之時也。蓋為,入意。當職眇躬,濫叨斯任。既蒙來誠,敢怠告宣。汝等既為行病鬼王,自合依按玄科,於不忠不孝之處,行斯妖炁。豈得妄亂徧行毒炁,殘害生靈。當職已具事由,為某人家飛奏三天,首罪釋愆,見蒙原赦。汝等準吾指揮,只今徑離此去,仰火急收攝原行毒炁,取令蕩盡,務要息身立便痊安。準此指揮,火急奉行。次燒驅遣鬼王牒劄錢馬之類,未要燒神將紙。次法官念金光呪、都天大雷公呪,雙手雷局,吸水一口,噀喝云:疾疾。次令各抱息人,列坐一凳,法官將三官薰邪符、太陽符及住瘟諸符命,燒於水盞中。次呪法水,令吞三光符之類。次敕患身訖。次將火鈴驍將符、太一奔星符、連神符貼及金錢雲馬,於患人前燒,未堪過時,用大扇一扇,其灰盡飛在各人身上。次法官令各人以被覆蓋睡,法官將諸蕩瘟符命燒於炭火中,薰四畔房舍,更以醋澆之,薰令褊。次法官繞舍淨之,更呪法水放住。令各人隨意服符。次將符沉於井中,令服。次將神將功德符,立香火於本人家內,候全安日,祭犒將兵,逐一發回。如此行持,萬不失一。
退瘟符
  念後呪王皇訣,天門炁,敕遣同。
 重疊,用黃紙朱書,可吞可貼。仍以一道串錢三文,沉於水缸。
 
書符總敕呪
太上老君,敕五方行瘟鬼劉元達、鍾士季、趙公明、張元伯、史文業、范巨卿、馮混思、姚公伯、李公仲,六丁雜俗之鬼,得便要斬,不問枉罪。急急如律令敕。

 
遣符呪
唵吽吽,衆神稽首,邪魔皈正。敢有不伏,化作微塵。吾奉玉皇上帝敕。
 
天蓬元帥治瘟疫符
  用桃枝煎湯吞下。
天罡蕩疫發汗靈符
  右法,先念太陽俱立陰當官衰呪訖,取罡炁三口,呪於筆硯。再念:
天帝釋章,佩帶天罡。五方凶惡之鬼,何不滅亡。飛仙一吸,萬鬼伏藏。急急如律令。
  再吸罡炁,吹筆書符。念天帝釋章,呪想天罡。書之符盡,呪盡書訖,念天師辟瘟神呪。敕之呪曰:
敕東方青瘟之鬼,腐木之精。南方赤瘟之鬼,炎火之精。西方白瘟之鬼,流金之精。北方炁瘟之鬼,涸池之精。中央黃瘟之鬼,糞土之精。四時八節,因班化生。神不內養,外作邪精。五瘟之炁,入人身形。或寒或熱,舉住不寧。九醜之鬼,知汝姓名。汝須速去,不得久停。急急如律令。
  每服一道,向北呪訖。用針挑麻油,燈上燒作灰,入淨盞中。又念吮訖,水調服,忌葷腥。
 
混元水火二輪符
    水輪退熱病,火輸退冷病。
  兩手四指,曲大指壓住,如雷局,北各炁一口云:
奉請東方洋海水,九江四海水,盡入水中,吾奉上帝敕。
  次再掐午文,吸南炁一口云:
奉請火德真君,火官使者,火鈴大將,欽火大神,並降真炁,入吾火中。急急如律令。
紫庭螮蝀追癆總符
 
 
敕符呪
螮蛼螮蝀,化為長虹。三尸作禍,九蟲為殃。侵食五臟,遊走膀胱。或赤或白,或青或黃。吞服入腹,搜胃洗腸。去除百病,骨節康強。三焦四海,符到搜捉,敢不消亡。一如紫庭帝君律令。
  書符五道,上燈前後,作丸子令服。或燒灰,淨水調拌飲食之中,令親人照之。如蟲出,投入油鐺內煎。如未,再喫符,去淨房中追,呪盡筆盡,於鬼門上煎油鐺。先焚香,向天罡禱祝,具述患人因依仔細,云:某用淨水五盞,燈三盞,供養金木水火土五星尊神,紫庭真人,天罡大聖,今日今時宜符符使,及紫庭神符中諸大聖。衆法官用雷局,閃電三動六鼓,飛雷打破病人,用雷火燒符,以桃枝七寸、乳香少許煎湯,與息人服訖。以燈照息人邊,令息人睡。如有一切鬼蟲出,即煎之。親族人不得返顧,恐油內毒蟲入人身傳變也。如傳屍癆,自宜申奏,先追毫辨驗,然後給符追蟲。
救治寒熱瘧疾
 順菴湯一夔曰:店瘧之作,皆由陰陽不正之炁所致。五行乖冷失序,皆非天地之至和。故當人感之,又成寒熱之疾。今或合宗族舉鄉閶皆然者,由其所感冷炁,惟正炁能制之。以天罡雷火真炁,驅蕩邪炁,則自然平安矣。

 
神應治瘧散形符
 右法。每一道臨發日,早辰於麻油燈上燒灰,桃枝七寸煎湯服,忌葷。此符專治寒熱店瘧疾,驅蕩疫癘,及時行傷寒麻痘之類。傳之於湯順菴,神應無比。
 
追復生魂
 大凡人患心邪,恐有鬼祟攝去生魂。又有美婦,被神所奪去魂魄,悶絕不省人事。此等證候,如何便捉祟,且須定魂追魄,使神魂歸身,自然安愈。又恐真病,或因驚恐喪心,無祟可治,須為追魂定志,最為良策。其有卒暴身亡,心頭尚煖,亦可急為追魂。
 
四大將軍追魂散形符
聚形
 
敕符呪
謹請高真上聖,日宮天子,太陽帝君,北斗七元尊星,唐葛周三真君,四大天丁神將,逐部諸法聖衆,降臨符中。如是患人祟纏侵淩,伏望大運神通收捉。若是天神地祇,諸般精魅,徑直解送九天。若是邪祟,一面解送東嶽於天條斷罪,報應患人家內,早賜痊安。一一如命。
 右握斗訣,西北炁吹符。此符能鎮心安魂,可給與人燒服。昔湯順菴用此符,與人定志追魂,甚有應驗。

 
正一靈官符散形
 此符,如人無精神,魂魄散蕩,但服此符七道,自然神清炁爽,魂魄清寧。
敕符呪
上帝真符降真靈,九天追捉斷妖精。靈罡掛斗護身形,收攝三魂不得停。交還患體保身清,三魂速歸歸病體,七魄速歸歸天靈。急急如生炁律令。如魂未歸,再念。

 
催呪
黑雲靉靉,同助吾丁。與棚與拷,與捉與鉼。元帥到處,大賜威靈。收魂還形,聖威奉行。急急如律令。

 
追魂還體呪
三魂居左,七魄居右。天地昏昏,靈魂速降。急急如律令。
  右法。左斗印北斗七星煞炁,吹患身。如未醒,再念呪曰:
北斗九辰,中天大神。上朝金闕,下覆崑崙。調理綱紀,統制乾坤。大魁貪狼,巨門祿存。文曲廉貞,武曲破軍。高上玉皇,紫微帝君。大周天界,細入微塵。何灾不滅,何福不臻。元皇正炁,來合我身。天罡所指,晝夜常輪。俗居小人,好道求靈。願見尊儀,永保長生。急急如律令。
  右,並用斗印七星,呪及七星炁,含水噀患身也。
 

上清天心正法卷之四竟

上清天心正法卷之五
追治山魈
 凡欲追治山魈,令投狀來。具狀內情由,密申東嶽,牒城隍,借兵相助訖。臨去治日,先淨身默朝上帝,奏陳因依,存見北帝自星官中升殿而坐,召真武等,令攝三界邪源。復想真武領敕命下界,直至案前。起身變神,為真武大將,披髮跌足,右手仗三昧火劍,左手叉印,足踏玄武。變神內鍊訖,次步三台七星罡,一一了畢,呼召南院諸司官將,一一存。至禱白訖,次左天丁訣,右劍訣,召天丁力士四直神將,想在左右,先發訣拋斗,以罡在前,指有鬼神處。次法官依書符格式,呪朱墨筆硯。次布罡丁甲符,於案上書符。
丁甲符
 
敕符呪
吾佩太上印,奉敕人人家,行神布炁,斷鬼除妖。四直神將,六丁六甲,為吾急召,速赴壇前。吾在此間,卓劍相待。急急如律令。
 右法。左煞文,右劍訣,祝符,吸西北炁,正北吹符上。再上件符命燒,吹去依前。高聲念敕符呪訖,左手擎水盂,右手仗劍,一指吸水一噀,喝云:疾。念呪訖想,六丁六甲,及四直神將,及符吏,速去彼方。次法官下,遠罩近罩,鎖門釘門,一一如治癲邪格式同。至本人家,法官大變神,先步豁落,斗罩自身。次步三台七星罡,依儀行事。
 
豁落斗罡
 
步罡呪
斗要妙兮十二辰,乘陽光兮威武陳。炁彷彿兮如浮雲,此變動兮上應天。知變化兮有吉凶,入六律兮持甲禁。到此方入斗。履天英兮乘天任,清泠泉兮可陸沉。擁天柱兮節天心,從此過兮度天禽。傍天輔兮望天衝,入天內兮出天蓬。斗道通兮剛柔濟,添福祿兮流後世,出幽冥兮千萬歲。急急如律令。

 
大禹鑿龍門長陣斗罡
 右法。步豁落斗罩身訖,卻三台七星罡,召將行事指揮訖,便步大禹鑿龍門長陣斗步訖,自身關防甚固。
 却念呪:
乾元盧中亨,日月與吾明。刀刃隨吾落,不得損吾身。吾奉九天律令。却喝云:
神將疾速,為吾押出山魈獨足之鬼,火急現形。疾。
 即再燒六丁六甲神符飛去,如伏退,休。如不伏,更若拋甎揚石,即用天心就平符治狂鬼,山魈用法治之。
 凡五姓人家,被一切邪禍,興妖作怪。未欲行遣,用新瓦一片,依法書符,順向竃中心,用新甎瓦,以泥封定竃口。全銜花押,司命立報,以為吾行遣。若有邪鬼迷人,狂言亂語,以朱書符於白絹上安邪,人衫領中帶之立瘥。如有山魈獨足,護其所在,墨書一道,其鬼立走。如無道鬼神,放火拋石,來打門擊戶,引弄六畜,此符永斷。就拾所拋來石甎,書符一道,擲向拋來之處,更不再來。如敢再來,不伏指遣,更添煞鬼二字,斷踪絕跡。書符時,先用敕筆呪曰:
天有萬象,筆有萬毫。書符攝錄,付與天牢。急準酆都律令攝。
 
天心就平符
敕符呪
天罡大聖天罡神,急降靈,攝掐功曹訣南斗,上非霄。昊明達、盧兵奴、石陽領眷釆,吾知汝名,知汝姓,速去。急急如律令。
  又念呪曰:存吹符上七徧。
尼乾多唎唎唎唎,急急如律令。
  次呪曰:
謹敕東方木帝鬼急去,天罡大聖敕煞攝。東炁吹符。謹敕西方金帝鬼急去,天罡大聖軟急攝。西炁吹符。謹軟南方火帝鬼急去,天罡大聖敕煞攝。南炁吹符。謹敕北方水帝鬼急去,天罡大聖救煞攝。北炁吹符。謹敕中央土帝鬼,天罡大聖救煞攝。中土炁吹符。
  遣將下符呪曰:
謹請六丁神六甲將,神將領神兵,助吾靈文。速追元帥在東方,急急去許昌攝。
  又下呪曰:
謹請趙郭二將軍,與吾疾疾將此無道邪神鬼賊,入地萬丈千尺。永不放汝,逢恩不赦,遇赦不該。如有不伏,與吾送火輪地獄收管。急急如律令。
 符背後文:太上朱雀帝君靈符告下北帝之神君書。
上請上統六天下及幽冥北帝,鬼宮悉是我營,我之所部,何鬼敢當。左佩豁落,右佩火鈴。擲火萬里,威制千靈。地官執捉,天猷奮兵。有犯者戮,與干者刑。帝君有令,搜捉不停。神光震動,群魔東形。鬼精絕滅,人得長生。急急如上帝律令。
 右法,擲此符訖,次用桃枝朱砂篆此符,釘於中庭。次以此匾甎,埋於中庭正中地下。次用正法,斷山魈拋甎揚瓦,神符六道朱書,貼於門首。

 
鎮貼符念玉皇誥書
書符時,掐玉皇訣,取天門炁吹符。
  呪曰:
唵吽吽衆神稽首,邪魔皈正。敢有干犯,化作微塵。急急如律令。
 右貼符鎮符,都了給符,與各人貼狀帳上。給符與各人佩帶。次給帖,委神將守護,令本人置備供獻,候平安之日祭神將。發回元壇,一如格式。
 
除解伏連
 凡世人,多被寃債相纏,伏連執對,以致生民受灾。冥司所責,疾病無由痊愈,及被自縊落水,伏連一切寃魂,常生形現,遞相殘害,求相替者。
法官變神步罡訖,左辰文。向巽默奏神霄二帝。口陳因依訖,卻取東南赤炁吹筆,朱書符於木板,釘之伏連處,或埋於地下,如此則寧。如或為伏連重病,即朱書於黃紙,令其吞服,數日即解斷伏連疾纏,自然安愈。

 
治伏連符
 
敕符呪
雷公電母,擲火流金。霹靂凶怪,斬鬼除精。投水自縊,尸冤炁傳。神霄一敕,令汝生天。不聽吾命,斬汝罪愆。急急如高上神霄玉清真王敕。
 此符又治世人家先為禍,不得受生,在家為祟。用此符及功德牒疏燒薦之。其家先即遂往生,患人安愈。書符呪曰:
天獄靈靈,司命挺生。真命到處,破獄生天。急急如高上神霄玉清真王律令敕。
 此符若治伏連,用朱書三道,本命上供養。至三更燒灰,淨水調服,淨室中卧。伏連鬼蟲之炁,自然出矣。
 
驅除伏屍
 凡伏屍故炁為禍,致令人居室下少有安寧。或引雞弄犬,或顯現形儀,或令人夜夢顛倒,或令人夢多驚魘,此等皆伏屍故炁為妖作怪。當詳的果是,則依按祖法,以威靈神符三道逐退之,則自然平復。其第三符埋下者,威禁至重,慎勿輕用, ,定滅鬼形太甚,故宜詳而用之,按本法。又有驅除伏屍處所之法,候檢尋訣,節備足却,編入書籍。威靈三炁符呪曰:
威靈神君,浩劫微貞。驅山塞海,太華曾傾。隨天而順,以救萬民。親行印法,上合天心。發兵三萬,入我壇門。先收邪鬼,後斬妖精。何灾不滅,何福不寧。收歸印內,永陷微塵。令當行者,必降真靈。發天發地,印落其門。天開地裂,神鬼必驚。奉天元帥,大聖通靈攝。急急如律令。
 凡書此符,即念此呪,書之其顯矣。
 
威靈神君三炁符
  貼符此符斷一切伏屍傷亡處
 
燒符此符斷一切傷亡鬼賊
 
埋符此符滅一切故炁伏屍
 埋符背文書:斷除為祟,客死傷亡。伏屍神邪鬼賊,永去遠方。準此奉行。急急如上帝敕。法官押絕筆呪:
唵,威靈神君,永斷妖精。神鬼絕滅,萬禍不生。通天應地,諸禍不停。急急如律令。
  又呪曰:吾符上天為天符,入地為地符。何神造其神符?房山長造其神符,吾本師造其神符。吾符落地,諸神急起。急
急如律令。
埋符呪
吾為天師,救濟萬民。準吾法令,命在天廷。土地六神,驅道邪精。奉玉清律令,敕北帝攝。
 右法。下符時,並用鎖印順運下之,萬鬼萬神,無不逃潜。

 
烏暘大將軍治病符
 此符乃上清天樞院南方烏暘洞主吳將軍諱明達,統領火兵十萬,乘火龍,自南方火雲中迸出,吸炁吹筆書符。呪曰:
烏暘烏暘,汝吸鐵,汝食鐵。一食南方赤鳳血,一吸入符中,神愁鬼腦裂。
 
烏暘符
 
敕符呪午文取南炁。
真人從南來,龍虎交加吼。陽火燒陰鬼,邪精奔競走。急急如南方火德真君律令,朱陵大帝敕。
 右符朱書,燒灰,桃枝煎湯調下。

 
氣字治病符
 此符,肚痛用下一畫。如病在上,剔上。病在下,引筆向下。有口傳心授,治萬病神應。
 
保蠶斷耗符又名南蛇符
 
敕符呪
吾敕靈符,化為東海九頭南蛇,為食老鼠之精。朝食三千,暮食八百。欠一不食,鼠精速走。吾奉太上律令敕。
 
保蠶追鼠符
 
敕符呪
唵穆咭吒穆賴叱伽耶帝,薩訶伽耶帝,急速捉將來,急速捉將來。急急如律令薩訶。

 
治痢疾符
 右符。赤痢甘草湯,白痢白薑湯。連進三服,其痢愈也。
 
水火二符兩手天關地軸印
  呪曰:想日光念之。
唵嚩囉喗唎娑訶。急急如律令。       
  呪曰:想月光念之。
唵嚩囉囉娑婆薩訶。急急如律令。
 右,此二符常篆燒服,每遇行神布炁,無不應驗矣。
 
 

上清天心正法卷之五竟

上清天心正法卷之六

 

燃燈報應

 

 凡點斗燈時,左手五雷訣。俟黠訖,便念斗燈呪。呪畢,閃目三度,存雷光滿目,及屋舍拋落三五雷訣。呪曰:
上帝有敕,法點神燈。七王來降,照護衆生。左輔右弼,親見威靈。天蓬元帥,統攝仙兵。五雷使者,六甲六丁。玄武大聖,台中三星。除殃去禍,回死作生。大降威力,誅斬妖精。收魂附體,七魄安寧。違救者死,稟敕者亨。斗燈一點,宅舍光明。急急如上帝律令敕。
 凡點燈,用上帝訣、五雷訣。次第誦呪,存想斗中諸聖,乘黑雲從天門下降。須是虔誠用之,析福解謝立應。燈每盞,存天丁力士,服色同。三十六將,北斗七王,裝束執圭。

 

 凡點斗燈,先須禹步,罡至破軍。遂誦北斗七星名字,念罡神呪。然後舉燈,先從責點起,次點諸星。下著脾子所占,行其祭禮。然後看燈明者,即身體安泰。若暗,即受其迍邅。可宜虔告醮謝,審其吉凶也

辯燈光暗法
 身燈明則吉,若暗則穗成輪凶。命燈明則吉,焰短作穗成輪凶。祿燈明則吉,光焰長大吉,暗則凶。官燈明吉,暗則凶,及三穗凶。壽燈光明,焰長則吉,暗焰頭凶。男女燈焰,長明則吉。焰短,損人口。妻妾燈,焰長明吉。焰短暗則凶,奴婢灾。又定燈形色。青色主家有伏屍,小凶。至赤色,主刑獄血光,爆則憂。火焰白,主家喪服,或外服。黑主大凶。黃色主瘟疫,及宅發灾。若焰黃,又主大凶惡。若輪而光大,凶至。若焰黑則凶。或暗或明,則凶。若焰長五寸便滅,家主身刑凶。若點大著凶。若一穗忽作兩穗,主喪服則凶。若一穗分作三穗,則凶惡矣。
 已上點星燈,乞平安,或占家宅人口身命。其法,取六合夜祭點,仍更為人家。忽為病纏綿,可依式點斗燈,認本命所屬星君,消禳灾咎,辮認吉凶。若是星煞入命,庶可禳度也。

燈圖

 若本命,只點三台七星燈,三台七星燈辮其吉凶耳。前項三台七星燈點,罩在敕字頭上也。
解謝釋愆生天臺
凡建生天臺,能解釋呪詛,薦技九祖。先有被人沉死之魂,寃憎仇對負財欠命之鬼,魂魄幽滯,未得生天,勾連生人性命等事,須建生天臺。仍錄上件姓名,逐一申奏,定在甚處方位建立。願降敕命指揮,降四天門王,八大金剛,十方護法神王,六丁六甲,天丁力士,五雷使者,北斗七星尊神,九曜星君,二十八宿星君,北極四聖真君,三十六員大將,五嶽聖帝,地府十殿真君,三界聖衆,四直功曹使者;願降靈佑,解釋寃憎,各離幽暗。見將蹤由,依例與生天,免生刑害。良民遭此困重之灾,速詣平復者。其生天臺,須於華蓋方上,立於淨處,取淨砂甘松,即香火雜酒拌砂,令潤而為之。三層闊八寸,中層闊一尺,下層闊一尺二寸,令成三級壇。上層以細灰鋪之,臺後卓子一隻,供養酒果名香。一日三度,具事由上奏祖師上清大帝,願降勅命指揮,允臣所奏。施行候滿,散日普建醮禮,上答聖恩三界真靈。罷散,卓子後用木板,長一尺,闊二指,上面寫稽首祖師上清大帝。須用真乳香燈燭酒果茶等,供養如法。復用金錢雲馬酒禮等,燒與功曹使者。其室內,須煎茅香湯灑掃,令清淨,勿令雞犬貓畜輒入壇內。所解釋寃仇,須令備經卷功德與之,然後送上生天臺矣。

 已上,並依式行持用之,其牌子用麩鹽桃木為之。

飛章拜表

 凡飛章拜表,先服開心符,次服三清三境真符,使神炁混合,可以默朝上帝。故修真祕之道,言入衆妙門,洞觀無礙,飛章拜表。天尊曰:自己天尊,何勞仰望上聖,則使神人附我,我附神人,精神上入三天,可以親朝玉帝,面奉玄穹,自然昭格。

開心符

三境符黃紙朱書

役使身中神人符

右符,各合同書兩道,先服一道,次將一道置桉上。次法官操章表或青詞,道衆迎出焚化。法官交乾履斗,紫微訣,紫微呪,步罡

  詩曰:

 坎雙艮隻步交乾,震上雙飛兌亦然。坤隻離單雙步巽,三台歸去便朝天。步罡畢,紫微訣,化己身為白鶴真人,直上至天門。步罡呪曰:
乾象天靈,坤以運載。不得違時,周而復始。天丁受吾神印,何神不伏,何鬼敢當。指天天傾,指地地裂,指山山崩,指水水絕,指雲雲舒,指木木折,指風風停,指鬼鬼滅。急急如上帝律令。
 步罡至巽,燒先前符,用訣步三台,徑望天門。次第良久,想見唐葛周三真君,左右真官,功曹使者,驛馬上章吏,並乘車馬,上有紫雲華蓋覆護。章表詞文了畢,次乘赤紅炁,上升天廷。良久雖然,瞬息俄頃,恰如經歷數萬里相似。赤紅炁,雲霧藹然兩邊別。無瑕翳,惟多寶樹升上。如數萬里忽見一黃道明,日月黃道是也。直過黃道了,經見前頭。如五六里有紫雲隱隱,然過紫雲了。見天門,入天門,數步小停住,諸侍衛靈官亦住。惟與周將軍直使功曹通傳,直往天師門下,西謁見正一真人,三天大法師再拜了。具錄情由,天師允諾。同天師即往鳳凰閣金門之外,立須曳,有一仙童,朱衣玄冠,於門內出,向傳奏玉童手中接章詞,進太上。少間見引臣,俄而入見,太上覽章表。太上承上帝意,著於太清玉陛下,作依字了。見一小仙童收章表詞,拜右階,分付今日曹官,心拜九過,辭聖出玉闕門外,再拜辭天師。次見同奏章真官,祚躍卻回,至拜章壇了。起身稱以聞,若與人拜章詞,只同諸章吏功曹神將前往。若自奏鍊修言功表文,可更同里域真官庶使章詞。上達敕命,下頒所陳,隨即顯應。此所謂回風混合之道也,未可與愚人言耳。

 

飛奏報應罡

 焚文字時,念呪剔出。存二天丁,乘雲齋文字,上升天界

 右取報應,步斗回三台,立斗中存天丁,自空而降報應也。

 凡發三界文字,及進拜章表,須用符使遞送,保護用符呪,然後焚之

 

天界符白紙朱書,取北炁吹之

  呪曰:

驛龍騎吏,星奔火衝急急如律令。

 

地界符白紙朱書,取天門炁吹之

  呪曰:

翻地撼山,直符威靈。急急如律令。

 

水界符白紙黑書,取斗炁

   呪曰:

帝靈敕命,神符投水急急如律令。

 

陽界符朱書,取上方炁吹之

  呪曰:

衝突擭擭,天魔吏兵。飛符運行,火急飛馳。急急如律令。

太一光明呪
太一炎靈,長吏光明,馘妖滅邪。急急如律令。
  玉寶呪
天清清,地寧寧,神呪一徧,速達九清。急急如律令。
 
凡欲焚文字,發火之際,當投度火符於火中,念度火呪。

 

度火符取南炁午文

  呪曰:

昇霞散真五雷備明。前行開道,掃蕩妖氛。急急如律令。

 

召當日功曹符

  呪曰:

玄曹玉文,立功之官。主治玉清,奏報三天。令日功曹,主將吏兵。神霄法召。一一速至。急急如律令。

 

召直符符玉清訣,天門炁

  呪曰:

玉清玉敕,速召直符。關召直符,顯應靈都。急急如律令。

 

召日辰直符符辰訣,天門炁,呪同前

 

召里社正神符玉清訣,天門炁

  呪曰:

奉命玉清,統領天兵。里域正神,承吾令行。天符一給,九合自成。急急如律令。

 

召土地符

  呪曰:

土地正神,最聖最靈。聞吾呼召,速現真形。急急如律令。

  召三界萬靈符玉清訣,天門炁

  呪曰:

玉清寶璽,救付仙卿。三界齊臨,萬神同欽。天真上聖,梵炁流精。金書詔集,輒敢不臨。違逆符命,上有憲刑。急急如律令。
  遣符呪
玉清始青,玉符告盟。告盟三界,統攝萬靈。符到速追,符到速行。女青詔書,如帝親行。上元天魔,中元地妖,下元水精。敢有不順,拒逆張鱗。萬神稽首,不得留停。號召某神,急付符命。玉皇敕書,仰行萬程。

 

太上開天符取三光炁,吹筆書符

右,請通天直符使者,侍靖玉女,飛龍驛吏,齎持文字,徑達三天。如遇罡風顥炁、六丁外魔、下道妖邪,妄來遏截者,即仰正一功曹,流金火鈴神將,攝赴天獄,依律治罪。準此,急急奉行。

  太歲 年 月 日吉時告行。

祖師三天大聖泰玄上相真君張在天
  立獄勘祟
 凡立獄先修寫文奏,一一了辦訖。然後擇一室,定方所,以茅香湯掃蕩穢氣。次用細淨潔灰,置獄不可用竈中灰。各闊七寸,內獄一座,於廉貞下。闊一尺二寸,新竹九莖,各長四尺九寸。用阜絹片九片,各長九寸,闊一寸二分。從竹上量下七寸,繫之內獄。中竹子一莖,用紙貼之,上書法師位,蓋神將位,從下量上七寸黏之,後都用皁絹一丈蓋之。
  斗獄式  帖子式

 凡立獄擇方,或正月五、九日子方,二、六、十月午方,三、七、十一月卯方,四、八月十二月酉方。如新病,罡柄指月建,急病指患人房門,日閉夜開。大凡立獄,忌天煞日,解送鬼祟亦忌之。立獄變神,禹步罡。呪曰:
天獄靈靈,上帝敕行。都天法令,牒命嚴行。捉縛邪鬼,輒取容情。急急如律令。
  又默呪曰:
公星崔、陳、曹、馬、張、夏侯。

驗鬼蹤路式
 若是凶惡猛鬼,即見本相。陰況之鬼,見路。如雞跡,客亡鬼。如人足大小者,五通之鬼。如犬足跡,山精鬼。似人雙跡者,紫緋神。貓、鼠、狐狸跡者,山精鬼。地龍貢者,土神。如人跡全大者,木下鬼。騾、馬、龜、蛇跡者,泥神。神壇社廟神像,土地之鬼。鵝鴨跡,帶血傷亡鬼。如繩索路者,自縊鬼。如刀斧跡者,殺傷鬼。如息人身命終,即於本命星下,見雙跡。此是追魂使者報應,諸獄不損。只此獄見可驗,訴獄皆損,即身勾連未安,宜祥之。如凶惡鬼神,宜緊公文,催勾上獄,勒令顯現侯敗。具公文,送獄府施行。

罷獄式

 變神為羅邪院使有口傳心授事鬼神已赴天獄,見本相了。依式寫文書,牒差神將管押為禍鬼神,赴嶽府施行。仍封角文字,內入好香,備酒食錢馬。賞設神將神兵,速於獄中領出為禍鬼神,牢固鎖縛,極松伺候。指揮解送神吏,依位而坐,發遣文字關引了。具獄令抑,並送水中而去也。

 

北極驅邪院將帥姓名
  大力天丁都元帥,大力天丁都使者,張李韓三判官,大力天丁勾力士民子,三光符使大將軍,大力天丁捉鬼將崔舒宣,大力天丁縛鬼將盧機權,大力天丁棚鬼將鄧文行,大力天丁拷鬼將竇楊堯,天罡都鬼將趙,黃頭大將劉元真,蓬頭大將鍾大有,牢頭大將楊,火輸大將宋無忌,九天雲路遠捉將徐守中,金山大將余,藥叉大將陳守淨,靈寶五雷將朱懂淵,副將馬,懸空縛鬼將崔道光,左右急捉將姚,五方追鬼將趙,斬頭瀝血將劉,副將劉,無面目拷鬼將趙子景,驅頭定髮將王,五方統攝將周公浩,東方青炁真精年直天罡將李文直,南方赤炁真精月直天罡將劉真武,西方白炁真精日直天罡將耿守信,北方黑炁真精時直天罡將溫永清,年直使者李文正,月直使者管吒唎,日直使者董大仙,時直使者韓溫信,天罡大力將劉,天童大將陳宥,天衝大將丁公文,天魔大力將丁無之,中天斗獄斬鬼將莊浩方,斬頭定髮將潘子虛,中天斗獄大將丁存覆,日遊神將鄧,大力蓬頭力士周元堅,斬頭瀝血將章,明縛鬼傳送將李仲信,斗中提頭瀝血張使者,江翟趙陳四大將軍,馮使者,三元五德大將軍,東方追符搜鬼將播子虛,南方追符搜鬼將張天威,西方追符搜鬼將李其,北方追符搜鬼將陳光明,掌印天丁力士勾子民,天界直符焦公奴,地界直符鄭元喜,水界直符張元伯,考召院三十六員大將,七十二員將吏,三十六員行法童子,直地土地王文公,上清九符將吏。

諸訣目

  玉清訣。中指中節正中,又名天心訣。上清訣。中指上節。太清訣。中指下節。玉皇訣。中指中節右。大煞訣。中指中節左。北帝訣。中指中節下級。天丁訣。二指掐大指根,大指掐中指偏。本師訣。寅文,又名土地訣。斗訣。即斗印。局邪訣。斗印移大指,掐煞文。 真君訣。斗印移大指,拾四指中文,只天官附體同。劍訣。右手大指掐四指根,直二三指。日辰訣。點本日辰是。開印訣。午文剔去。使印訣。左手斗印,或本師訣。入印訣。中指甲下剔入。三台訣。巳午未。日君訣。卯文。月君訣。酉文。天呈訣。辰文。開天門訣。亥文。閉地戶。巳文。留人門。申文。塞鬼路。寅文。穿鬼心。寅至辰掐住。破鬼肚。辰至煞掐住。藏魂訣。以三四指曲,以人指曲,四指並曲,大指插入如拳。五雷訣。左大指掐四指根,四指五指勾定二指,五指藏伏如拳。金刀訣。左大指箔四指根,直二三指。都監訣。大指掐軋,并壓二指三指,卻以四指五指壓大指,惟指揮城隍及都統兵馬用此妙訣。勘鬼訣。大指掐午文。變神訣。小指從四指背入,却用大指掐小指甲下,從額上拂過彈去,却化身此用。六丁訣。以四指從中後入,用二指掐大指根。又以大指掐小指根,以小指勾定大指。惟中指直,又謂天罡,若局邪於脇下,則自然伏。紫微訣。小指從四指背入,却以中指壓向掌心。大指掐四指第三節,化身作北帝,指揮一切鬼神,及九天將三+六員用之。又名伏魔印。天關地軸訣。乾艮。斗印。小指從四指入藏三四指,以大指屈,掐定只直第二指

 

上清天心正法卷之六竟

上清天心正法卷之七

禹步法

坎雙艮隻步交乾,震上雙行兌亦然。坤隻離單雙步巽,三台歸去便朝天。

 步畢結紫微印,乾上化身乘白鶴,飄飄直至天門。面朝帝君,心事奏達,乞賜軟命如意。又卻從天門返步歸巽,於靜室粉壇逐。日子午時,先壇前禹步,卻披髮仗劍,從乾上入壇心,以兀子正坐暝目。呪曰:
乾元亨利貞,日月蔽吾形。萬灾不能干,壽與天同齡。急急如律令。
  又呪曰:
吾是道門行法之主,水火刀兵不能,及吾,疾病盜賊不能及吾。吾與日月同光,所向所行萬事吉昌。急急如律令。
 
却望罡星吞三光符,默云所向所從,如符所敕。急急如律令。卻從巽上出逐,日五更朝斗,取三光正氣,吞入腹中。搯訣念呪曰:
上告天罡大聖、日月尊星,願降正氣,灌注弟子某甲五臟六腑之中,八萬四千皮毛之內。去除邪氣,去除鬼氣,去除四百四病。使某甲覷邪邪崩,覷鬼鬼滅,覷病病愈。衆邪戢翼,人歸依,鬼歸伏。急急如律令。
 出印法,用中指挑出,存五雷使者、三十六將、天丁力士、監印使者、形儀服飾。呪曰:

天印靈靈,玉皇上帝敕行,驅邪法主監印,天丁力士捧行。邪道聞之膽碎,病者見之安寧,凶惡為禍者滅,慈善為福者生。急急如律令。
 入印法,用中指勾入。呪曰:
天丁力士收天印,凶惡邪魔化作塵。急急如律令。
 

敕符法


 右手捧符,左手大拇指壓倒二三四指,大指甲掐小指根,欄定右手衣袖。呪曰

北斗七星,天中大神。上朝金闕,下覆崑崙。指揮綱紀,調理乾坤。貪狼巨門,祿存文曲,廉貞武曲,破軍輔星,大周天界,細入微塵。何灾不滅,何福不臻。元皇正氣,來覆吾身。高上玉皇,紫微帝君,太玄之精,若佩帶則曰。安魂定魄,守護身形,五臟神君,各保安寧。急急如律令。

 

遣符法


敕某神諦聽吾言,吾奉玉皇敕,佐天行化,助國救民,治病除邪,扶危立正。吾若使汝上天,為吾徑往天曹。使汝入地,為吾徑往地府。使汝入水,為吾徑往水府。如使汝往人間,即須徑去捕捉邪魔。三界之內,應有凶惡鬼神為人禍者,不問高下,為吾捉來。治病除邪,更莫住滯。明承敕命,無輒故違。察敕奉行,速去速來。吾在壇前,卓劍相待。急急如律令。
 

收水法


 每月丑日,天德月德日,遇天雨降,收入瓶中。逐月華蓋,上望天罡安却。用天德月德日,星斗分明時奏之。仍獻天罡大聖、天德月德、五帝龍君錢馬,存聖衆從夫門乘黑雲降下,化入水筆中,用本師訣,後上帝訣。呪曰:

天德月德,五帝龍君。上天節度,破軍尊星。統領神將,六甲六丁。第一威猛,最聖最靈。敕下神水,救度羣生。書符篆籙,收斬祆精。治病除祟,勦絕其形。急急如律令。
 

收筆法


 甲子、庚申、六丁、六甲日,繫之共十二管。管并頭,共長七寸一分,用紫兔毫三副,上應三台。以甲子夜,星月見分明時,沐浴著新衣,行持燒香,用表焚奏,獻天罡大聖錢馬,面華蓋下,以蠟茶十二盞。掐本師訣,存六丁六甲下降,化筆為十二神將,先化土地錢,次六丁六甲。呪曰:
天丁力士,六甲六丁,聰明正直,操惡最靈。魔神畏懼,邪鬼心傾。佐天行化,掃蕩祆精。助吾道法,救護羣生。敕下神筆,速降威靈。書符殺鬼,滅跡除形。上帝救下,急急如律令。
 

收墨法


 輕墨二兩辰砂,桃油、柳油、樁油煙各一分、以少許清酒,煮率莢膠波之,五月五日午時作。呪曰:

六甲六丁,神墨靈靈。五老真氣,北方化生。玄元道本,誅斬邪精。人神清淨,鬼祆滅形。行符奏牒,奉命敬行。急急如律令。    

  

神訣


斗訣。二指甲
本師訣。二指根節
變神訣。先作斗訣狀,掐中指中節,兩手俱作,念神呪
日君訣。大指拾二指上節。
月君訣。四指上節
功曹訣。從子至亥
 

天獄法


  凡發文字及篆符,先變神,後三步丁罡。存左右有捧劍印青衣童子,自身乃驅邪院使。步七星罡,令人隨步插竹子。後用左繩一條,逐星擊之。用朱書追鬼符,以錢伍百貫,於獄門前燒。存追鬼符使,若急腳狀。便隨火掐追鬼訣,以大拇指押二三指,掐四指中節。呪曰:
  天獄靈靈。云云呪畢。卻於呪上,掐上帝訣、天丁訣。次書云:准上帝敕。存帛子作墨雲靉靆,化北斗作黑暗獄,至卓劍相待,掐卓劍訣。於房門上貼天獄二字,獄如陽日作以石灰,陰日以地灰。天獄八星,各闊七寸。武曲星下立獄,獄闊一尺二寸。用青竹九莖,各長四尺九寸。星并獄,各以細灰為之。竹子逐位標定。乃以竹為直獄將吏。却以早帛子九片,各長九寸,闊一尺二寸二分。以竹子量下七寸,以皂帛子繫定,朱書八星名於皂帛子上。其所出曉示文字,於天獄竹子下,量上七寸,下貼之。日閉夜開,以防動觸,並不用燈燭。如治病,以罡指病人房。餘所行雜事,即以歪指月建。如經兩宿,天獄上未見顯露蹤由,卻依前出文字,催承帖神將。
 

生天臺式


  於生氣方上作,用香茶供養,以紙榜子云:奉祖師上清大帝敕漫多阿鬼,阿佉尼鬼,尼佉魔鬼,阿伽邪鬼,婆羅尼鬼,提婆黎鬼,阿毘羅鬼。又書:唵吽吽,衆神稽首。砂以甘松沉香檀香水拌,砂上劃簽,云生天臺三字。用五果香燈,三度祝白事意:伏乞上清大帝敕降指揮依臣所請施行。下闊二尺,高三寸。、中闊一尺五寸,高二寸。上闊一尺,高一寸。上層用鏡一面,安中心。中層四角,以燈四盞。壇前點七星燈,以柄指病人。壇前五果臺子供養,及四方各用香燈,及篆都匠符四道,鎮四角。背用牌子一所,三指大,長六尺,插地面,上書云:稽首祖師上清大帝。又用竹七尺長,手指大,插於壇後,七寸入地。又自上量下七寸,用皂帛七寸擊。卻結界呪水,一依常用。後卓劍水,於天門上。即誦呪:
  天蒼蒼,地皇皇,傳屍之鬼,不得伏藏。速離吾獄,急付他方。敢有拒命,斬付鑽湯。吾行正法,邪鬼敢當。急急如律令。
  後備錢馬、繒儀、雜綵、犒設神將,兼寫狀詞文帖,解押邪鬼,赴嶽收管斷遣。仍即時罷天獄。
  

立獄華蓋方


  其謂華蓋,則師師相授法也
  正月子方。二月,亥方。逐旬中。甲子旬酉,甲戌旬未,甲申旬巳,甲午旬卯,甲辰旬丑,甲寅旬亥。

 

 

上清天心正法卷之七竟

 

 
 
· 道教新闻
· 道教新闻
· 道教新闻
· 道教新闻
· 道教新闻
    道教医药
· 道教医药
· 道教医药
· 道教医药
· 道教医药
· 道教医药
    联系我们

道教茅山上清宗坛弟子网

电话:13182108213
联系人:唐持桂道长
网址:www.mssqztdzw.com
邮箱:648401835@qq.com

版权所有 道教茅山上清宗坛弟子网 苏ICP备08003778号-1
网址:www.mssqztdzw.com 手机:13182108213 联系人:唐持桂道长